至近至远东西

至深至浅清溪

至高至明日月

至亲至疏夫妻

李冶


评论

© 魏克吐温 | Powered by LOFTER